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庆功宴(下)

更新时间:

兰千阵望着两个人,默不作声,

兰子义站在旁边没弄清楚情况,但也明白此事来者不善。

鱼公公接着说:

“北方天高气凉适合养马,三郎你的北镇兵不光守边关,同时还掌控者大半个大正的马政。我大正无论是驿站,商队还是地主贵胄一半以上都是从你这里买的马。这两人就是京城里的马贩子,问东问西被我给逮到了。”

这时一个跪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来说:

“我们已经说过了,我们不是什么北镇兵,也不认识什么兰家人。我们就是贩马的,你抓错人了。”

鱼公公听罢冷笑道:

“我台城卫乃皇帝耳目,监控天下小大所有事,就是哪家婆娘刚生的孩子是男是女我都知道,你们干什么事我会不知道?还嫌挨打不够?”

兰子义听到这恍然大悟,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不了解。

兰千阵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人,又看着鱼公公,没有作声。

鱼公公盯着兰千阵看了许久,忽然放下脸说道:

“不过既然他们嘴硬说跟你没关系,那想必也不会冤枉你,我与你们兰家也算世交了,三郎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,既然如此,人我就交给你了,反正我也问不出来什么。你赶紧安排人准备庆功宴吧。对了,听说你夫人生得美艳动人,今天又刚封她做一品诰命夫人,待会就让她出来给我斟杯酒吧。”

说着鱼公公从堂屋后面穿了出去,只剩下兰家父子和跪在地上的两人。

屋里一时沉默,过了会后兰千阵说道:

“你们两个啊,小心点。”

跪在地上的两人大吃一惊,同时抬头望向兰千阵,

兰千阵摆摆手,说道:

“辛苦你们了,不用再装了,那只老狐狸真要想抓这把柄我早就人头落地了,看来他这次来有事情。你们下去吧,好好养伤,不用胡思乱想。”

说着堂屋外进来几个人把两人扶了出去,临出门时两人都哭着说:

“将军,对不起,辜负将军了!”

兰子义见两人被扶了出去后问道:

“父亲,你真的在京城安插眼线?为人臣者怎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?我一直以为父亲对朝廷是一片忠心的。”

兰千阵并没有作答,只是说道:

“去把你娘请来,待会为鱼公公斟酒。”

兰子义看了会儿自己父亲后抱拳说道:“是。“便从堂屋后面穿入后院了。

兰子义走在将军府里,一瞬间感到原本熟悉的院落居然变得如此陌生,

路上有人问候他也没管,满腹心事又哪有什么精力去管其他闲事呢?

兰子义走入后院,来到母亲卧房门口,说道:

“娘,爹请你去大堂参加庆功宴,待会还要给京城来的鱼公公斟酒。“

听到这卧室里传来一阵响动,好像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,接着里面的丫鬟起身说了句“是,夫人“就全都从里面走出来,

等到丫鬟们离开院落后,里面传出声音来:

“子义,你刚才说我要给谁斟酒?“

兰子义听到母亲声音有些不对,说道:

“娘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“

屋里夫人急促的问:

“我问你让我给谁斟酒?“

兰子义听着吃了一惊,在他印象里母亲几乎没有发过火,今天这是怎么了,不过父亲有令,母亲也在催问,他就接着说:

“皇上有旨,加封娘为一品诰命夫人,这是喜事,宣旨的鱼公公要娘亲自去给他斟酒。”

屋里沉默了老半天,接着传出声音:

“你爹说什么?”

兰子义答道:

“爹他亲自让我过来请娘过去。”

屋里又陷入了沉默,过了会儿后夫人说道:

“你先去吧,把丫鬟们叫进来,我待会就过去。”

兰子义问道:

“娘,你没事吧?要是不舒服我去告诉爹,你就别去斟酒了。”

夫人回答说:

“我没事,你去把丫鬟叫进来。”

兰子义不好再接着追问,应了一声后走出后院,让丫鬟们进卧房后自己就回到了大堂。

这时宴席已经摆好,兰千阵和鱼公公一起坐在主位上,一众受封赏的军官分别坐在长桌两侧,兰子义进去的稍晚,自己找到末席坐下了,

刚一坐下鱼公公就发了话:

“子义如今承父辈荫蔽,得封卫亭候,也是有爵位的人,更何况刚才已经有军校说道你兰子义英雄虎胆,带着室韦人力克马贼,也是大功一件啊。来,坐到前面来,让老夫好好看看。”

兰子义听到后作了作揖,顺着鱼公公的手势坐到自己父亲左手边上。

等到众人坐定后,兰千阵先小声问道:

“你娘能不能过来?“

兰子义回道:

“娘他还在梳妆,待会就过来。“

鱼公公似乎没有听到父子两人的对话,笑呵呵的问兰子义

“卫侯,给老夫讲讲你在草原上纵横驰骋的故事吧。“

兰子义给鱼公公抱拳行礼,接着把自己轻骑出塞,路上遇到室韦部落,如何刁羊,如何夜晚反击马贼,又是如何率部突袭马贼的故事讲了一遍。

故事讲完引得满堂喝彩,鱼公公也听得练练叫好,还敬了兰子义一杯酒。

接着鱼公公说:

“自古英雄出少年,卫侯不愧为将门之后啊。这次皇上赐你为卫亭候就是有意让你拱卫德王,现在看来确实是个可塑之才啊。“

兰千阵听到后问道:

“公公,这德王怎么之前没听说过呀?皇上二十年前卧病到现在,是什么时候有的这位德王?“

鱼公公听到后脸绷得僵硬,似乎很不想想起什么事情,但还是说道:

“哼!我也是不久前皇上加封德王时才知道的。这德王年纪比卫侯小个一岁,据说生下来时体质弱,为了图吉利一直不敢指认王室,怕冲了孩子生气,所以一直都由司礼监找人代养。你也知道,我大正朝自高祖创业以来皇室血脉一向单薄,好不容易有个皇子,这也可以理解,只是这么大的事司礼监那群阉患居然瞒着老夫!真是岂有此理!“

说着一把拍到桌子上,震得满桌佳肴乒乓作响。

在座军官们听得面面相觑,不敢作声,

兰千阵不敢怠慢,倒了杯酒说道:

“公公息怒,三郎敬公公一杯。公公在御马监勤勤恳恳,监军有快四十年,如今升任台城卫掌印太监也算是可以抽空享享清福了。“

鱼公公明显余怒未消,冷哼一声说:

“我鱼朝恩六岁净身入宫,一直伺候皇上,若说宫里还有哪个阉患比我更忠心那绝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!老夫殚精竭虑,为皇上奉公,多少次出生入死,从来没想着要图什么回报。五十年了,老夫对皇上一片赤胆忠心,可到头来司礼监秉笔却赏给了那个狗奴才!如今新封德王,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!岂有此理!“

说着又是一把拍到了桌上。

这一下拍桌比刚才更狠,酒盅都弹了起来,不过兰千阵听到鱼公公的话后反倒是把心塞回了肚子里。

这时丫鬟们围着盛装打扮的兰夫人来到大堂,刚好碰见鱼公公发怒,兰夫人就停在大堂门口,深深地道了万福。

鱼公公看到兰夫人,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,兰千阵说道:

“公公,这位便是小子拙荆,以前得过病,不会说话了,还请公公见谅。“

说着招呼道:

“来,夫人,为鱼公公斟酒。“

兰子义看到母亲没事,心理舒了口气,只是自己总是感到心头悸动,就好像自己可以感到母亲心中愤怒一样,而且兰子义发现自己母亲脸色惨白,几乎没有血色。

兰夫人走到兰千阵与鱼公公身后,又道了万福,接着就伸手去拿煮在水盆里的酒壶。

鱼公公收回放在兰夫人身上的眼神,盯着兰千阵说:

“兰夫人倾国倾城,真是名不虚传,三郎艳福不浅啊!“

兰千阵抱拳说道:

“哪里哪里,公公您过奖了。“

接着鱼公公话锋一转,说道:

“三郎可还记得当年剿灭茅人时抓住的那个青年头领?”

听到这兰子义明显感到自己母亲心中一震,

兰千阵说道:

“记得,公公似乎是把那个青年带回宫去了。”

鱼公公见兰夫人端起酒壶,就拿起酒杯伸了出去,一边说道:

“就是那小子,如今做了司礼监秉笔太监。”

话音未落兰夫人手里的酒壶脱手洒到了桌上,酒水飞溅涂了鱼公公一身,

鱼公公倒是没有生气,只是转过脸盯着兰夫人,

兰千阵听得心中大凛,手心冒汗,见到自家夫人酒壶脱手几乎快从座上跳了起来,

此时整个大堂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兰夫人,

只见夫人转身,狠狠的抽了身后丫鬟一个大嘴巴,

丫鬟不明所以,捂着脸瑟瑟发抖,

夫人拉起丫鬟的手摁倒水盆上,丫鬟娇嗔一声就把手收了回来,

赶忙跪下磕头道:

“奴婢该死!奴婢该死!酒壶烧的这么烫奴婢居然没有给夫人准备毛巾,都怪奴婢,请夫人恕罪!”

听到这句兰千阵心里长出一口气,

兰夫人则圈起袖子替鱼公公擦拭,

鱼公公摆摆手,示意不必夫人忙碌,说道:

“夫人见外了,只是些酒水而已,无妨无妨。老夫刚入宫时也笨手笨脚的做错过事,那时可是被老太监们毒打啊,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。不要责怪小丫鬟了,给老夫个面子,饶她这一回吧。”

兰夫人听后又深深地道了万福,兰千阵说道:

“夫人今日貌似不太舒服,不要继续在这劳累了,回房休息去吧。公公你看可以把。”

鱼公公嗯了一声,点点头。

兰夫人见鱼公公点头,就领着丫鬟们穿出堂屋回房去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新人首次发书,各位看官如果觉得好记得收藏、打赏、推荐。如有兴趣可以加入我组建的读者交流群,群号299820403,谢谢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