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总裁夫人的替身17

更新时间:

夜色渐渐深了下来,宋语安抱着翠花,等到所有的人都入睡之后,熟练地跳出宋家的别墅,一人一猫,在黑夜中,显得异常诡异。

“翠花,关于程默然的身世证据,找到了吗?”

“喵~翠花出马,一个顶两!”

宋语安抱着翠花一个闪身再次出现在程氏集团的办公大楼,程啸天像是一只在等她一般,“这次有点慢。”

宋语安点点头,抱着翠花,自来熟地坐在沙发上:“给我来杯咖啡,有点困了!”

程啸天讶异地看着宋语安:“女人,你可知,从来没人敢如此对我说话!”

“万事都有第一次!赶紧去,别墨迹!”宋语安挥挥手,专心低头撸猫,程啸天起身,黑色西装下,修长笔挺的身材在这黑夜中,给人一种魅惑的感觉。

“我很好奇,今日你为何没有直接打脸宋语冰!”程啸天将咖啡放在宋语安的面前,然后和她相对而坐。

“需要打脸的地方太多,一次次来,我会累!给她攒着!你不觉得《烈焰女帝》应该来个开机仪式?”宋语安拿起咖啡抿了一口,原本有点昏沉的脑袋瞬间清明了几分。

程啸天玩味的一笑,似乎想通了什么:“你这是打算让她在娱乐圈再无立足之地。”

“程总会心疼自己的小娇妻吗?”宋语安玩味的笑笑,今日宋语冰故意拉开和程啸天的距离,目的简直不要太明显,是冲着叶宁安去的,她相信,只要叶宁安冲着宋语冰抬抬胳膊,宋语冰百米冲刺的速度能够打破世界纪录。

“相比宋大小姐,我更心疼自小命途多舛的宋二小姐!”程啸天的黑眸冲着宋语安挑了挑,若是别的女子,早就呼吸急促,急着要醉倒在程啸天的怀中了,偏偏她宋语安,算不上女人......

第二天一大早,一众吃瓜网民还没从昨日宋语冰和宋语安的大瓜中爬出来,各大娱乐头条又出一劲爆消息:宋家佣人小哥哥程默然真实身份其实是宋青峰的私生子,宋默然!

一瞬间,青城宋家再次站在娱乐八卦的顶端。

“宋青峰!”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,让宋家别墅的屋顶也跟着震颤了几下,宋夫人披头散发光这脚冲进宋青峰的书房,“宋青峰,你王八蛋!竟然将那个小贱种弄到家里来,你不是说早就弄死了吗?为何他会出现在宋家!”

“苗思敏,事情都过去十多年了,他既然是我宋青峰的儿子,为何不能待在宋家!”

“好啊,宋青峰,我就知道,你还是想要个儿子继承家业!你根本就没想把家产留给冰冰是不是?”苗思敏的脸色青紫交加,整个人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。

“冰冰多个弟弟撑腰难道不好吗?再说,冰冰迟早要出嫁,这个家还是要姓宋!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宋青峰也不想再隐瞒了。

当年苗如敏因为双胎伤了身子,再也不能怀孕,宋青峰就出去偷偷找了一个女人,生了儿子偷偷养着,为的就是有一天,他可以将宋家的家业交到宋家的子孙手中。

苗如敏当时只以为宋青峰是一时贪恋新鲜,才去找的女人,看着宋青峰毫不犹豫的将那个女人打发走了之后,她也就放下了心,毕竟在豪门中,哪个男人不偷腥?只要不妨碍她的地位就行!

“宋青峰,我跟你拼了!”宋青峰的话让苗如敏眼中最后一丝理智消失殆尽,她挥舞着胳膊冲向宋青峰,尖锐的指甲在宋青峰的脸上留下一道道血痕。

宋青峰用力扯住苗如敏的手腕,狠狠往地上一丢,“够了!苗如敏,你身为女人没有给我宋家留后,你应该感到羞耻!”

“我羞耻!宋青峰,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不行!当牛的没力气耕地,就别怪田里不长庄稼!”

宋语安站在门口停着苗如敏豪放的话语,不由得抽了抽嘴角,看不出来啊,温婉贤淑的宋夫人原来一直没怎么吃饱过呢。

宋语冰站在宋语安身后不远处,听了苗如敏的话,她的脸上闪过难堪屈辱之色,她大步走进书房将苗如敏从地上扶起来说:“妈,事情已经这样了,你就是再闹也无济于事,不如就暂时先接受着,反正以后日子长着呢。”

宋夫人本不想这么算了,可是听到宋语冰说的以后日子长着呢,她随即反应过来,对啊,这是在宋家,那个小杂种想要接手宋家,要先看看她同意不同意!

宋语冰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宋青峰,“爸爸,让莫嫂给您上点药,今天就先别去公司了,妈妈这里我再劝劝。”

宋青峰没有说话,只是冲着宋语冰摆摆手。

程默然站在书房外面,看着宋语安的背影,手不断地松开攥紧,松开攥紧。

宋语冰扶着苗如敏出门之后,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宋语安,宋语安一脸无辜地眨眨眼,你妈吃不饱,你找你爸啊,瞪我算什么事儿!

宋青峰打开门,对上宋语安那幽深地双眸,眼中毫不掩饰嫌弃之色:“默然,你进来。”

程默然松开拳头,跟着宋青峰进了书房,大概是避讳宋语安,书房中说话的声音很小,宋语安抱着翠花回到房间,翠花猫爪子一挥,书房的情景就完全展现在宋语安的房间。

“默然,我打算先送你出国去读书,一来,以后接手宋家,你需要学习的很多;二来等这件是淡出了大众的视野,你就可以回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。”

很明显,宋青峰对宋默然寄予厚望,程默然点点头:“我想带着安安走!”

宋青峰的手一顿,眉头微皱,“你和她搅和什么?她就是一块垃圾,谁黏上,谁倒霉!”

程默然一脸固执:“我必须带着她,不然我宁愿不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