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25章 从此,我叫你小舒,你叫我小舅

更新时间:

(太感谢了,新书榜14名,四舍五入就是前十啊,今天还是超级一更兽,6000字大章!求给力!明天有惊喜!)

孟繁舒在洗手间接了电话,故意道,“喂,叔叔你好,尹鹤还在休息,有什么事吗?”

听到电话那边的女声,尹老六立即挂了电话,但还保持着耳朵贴着电话的姿势,谨慎地看着不远处的孟庆唐,假装自己没打通。

孟庆唐打了一下没人接,于是挂了又拨。

孟繁舒有些奇怪,怎么挂了啊,她还想提前跟叔叔套套话呢,起码要知道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啊。

刚把手机放在尹鹤床头,她自己的手机也响了,这次她直接跑到了客厅接电话。

“喂,爸,什么事啊?”孟繁舒打着哈欠问,昨天斗地主斗得太晚了。

“你现在在哪儿呢?”孟庆唐严肃地问,尹老六也偷偷凑近偷听。

“我在家呢,今天不上班,怎么了?”孟繁舒撒了个小谎。

“你立即来我这里一趟!”

“爸,我中午再去好不好,昨天忙工作忙到很晚,困着呢~”孟繁舒撒娇道。

这种技能通常很好用,但今天明显失效了,“不行,还是我去你那里吧,如果你不在家,你就没我这个爸爸了!”

孟庆唐把话说的很严重,说完就挂了电话,不给孟繁舒讨价还价的机会。

孟繁舒不知道老爸今天到底是怎么了,有点不对劲儿啊,不过他们父女相依为命这么些年,感情还是很深厚的。

她只能快点赶回家,让老爸息怒。

昨天他们斗地主到很晚,尹鹤睡得真够沉的,两通电话都没吵醒他,孟繁舒有些无奈地看着男友,露出幸福的傻笑。

最后她给尹鹤留了一张纸条。

“❥(^_-),家里有事,我先走了,晚上记得一起看电影,亲爱的Crane~”

另一边,孟庆唐放下电话,认真地看着面前的老农,“六叔,你见过小舒了?”

“没没,就见过照片。”尹老六心虚不已,生怕人家女方家长对他动手,还好,他没听到那个电话。

孟庆唐还算理智:“这个世界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有时候确实会出现一些叫人尴尬的巧合,好在两个年轻人也才刚认识,还处于熟悉了解的阶段,现在说清楚了,也就没什么不良影响了,您说呢。”

“对对对,我回头也去找我儿子说清楚,你看这事闹得~”尹老六尴尬地笑笑。

孟庆唐看了眼四合院内,“这件事千万不能让我爸知道,老人家思想保守,知道了就是心病。”

“没错没错,”尹老六一个劲儿附和孟庆唐,背脊微微躬着,一点百亿富豪他爹的气派都没,“那,你找你闺女,我找我儿子,咱们分头行动。”

“留个联系方式吧,”孟庆唐提议,“万一他们不想分开,咱们还能商量商量。”

“好好。”

两人的意见是统一的,分那是一定要分,不然辈分都乱了,以前叫二哥,以后还得叫他叔?

至于如何达到这个目的,两人觉得只要把事实讲清楚,他们应该会理解的,这种事就不要藏着掖着了,不说清楚就硬要他们分开,只会刺激到他们。

孟庆唐直接离开,尹老六还跟尹存义说了一声。

此时他对二哥也有点心虚,“二哥,你女婿说有事就先走了,那什么,我也不打扰你了,大鹤让我过去跟他住酒店。”

尹存义现在满头雾水,“老六,你跟庆唐刚才是怎么了,看着看着照片就突然跑了?”

“是看着看着照片突然想起了一点事,我就不打扰了,二哥你别出来了,我自己能走。”尹老六把二哥拦住,像是逃跑一般离开这个地方。

他当即给尹鹤打电话,如果还是那个女娃接的,就让她快点回家,跟她爹也啥都不要说。

还好,这次接电话的是尹鹤。

“爸,怎么了,在我二伯家住的还习惯吗?”尹鹤揉着眼睛迷糊道,同时看到了床头的纸条,不禁微微一笑。

“你身边没别人吧?”老六问。

“没啊,就我一个人。”尹鹤起身道。

“那你等着,我过去找你!”

尹鹤打着哈欠道,“我让晓圆接你吧。”

“行,我在虎坊桥地铁站这里等她。”尹老六难得正经道。

挂了电话,尹鹤又跟小孟打了个电话,两人的感情火速升温,又把今晚的计划丰富了一下,看电影、抓娃娃、吃西餐,还可以一起泡个jio。

挂了电话,尹鹤打开电视机随便看东西,一大早没有聂倩阿芙穿着节俭的衣服在自己面前晃啊荡啊,简直神清气爽!

打开电视的第一个新闻就是央视新闻频道的早间新闻,然后尹鹤看到了老爹!

他正对着下面的记者侃侃而谈,像说书艺人一般复述着昨天的惊险一幕。

没想到老爹第一次上电视就是CCTV,起点真的高!

自己就差远了,第一次上电视也就是NBC,家里人都没听过的国外小台。

尹鹤掏出手机把屏幕录了下来,他觉得这个对老爹肯定有用。

老爹的部分所占篇幅不高,过去之后,尹鹤又随手乱翻,然后看到了娱乐新闻播报,竟然也跟自己有关。

原来是昨晚郭天王拿到迈凯伦P1后当即跑到宽敞笔直的机场大道试车,然后在机场被狗仔拍到。

这辆车前阵子在跑车圈内引起小范围轰动,人们都在猜测车子的主人是谁,今天算是破案了。

不过这只是媒体的说法,郭天王暂时还未回应。

似乎有点饿了,不过尹鹤还在坚持,等老爹过来了一起吃。

想到这,尹鹤又给小鹭打了个电话,让她抽空也来酒店一趟,老爹来了。

“我知道老爹来了,正要给你打电话呢!”

原来尹鹭她们寝室有个喜欢看报的姑娘,每天早上《京城晨报》,晚上《京城晚报》,尹鹭今早就随便搂了一眼,然后就看到了老爹的照片!

“现在我们舍友都叫我‘英雄的女儿’呢~”

“那咱俩就是‘英雄儿女’了。”尹鹤乐不可支。

~

来到国贸大厦之下,看着这座京城排名前几高的建筑,尹老六的心情有些激荡,“晓圆,住这里不便宜吧?”

袁晓圆如实道:“应该挺贵的。”

两人直接从一楼窜到七十多楼,一路有袁晓圆带着,尹老六根本不需要说话。

住这种顶级五星酒店对于他是全新的体验,不说话就是最好的伪装。

别说,晓圆都觉得这位爷此时颇有大佬风范。

“就是这里了,六叔,我去隔壁叫大芳。”

“大芳还单独开房间了?!”尹老六一阵肉痛。

“总不能跟老板住一个房间啊~”

“也对,也对。”尹老六依然肉疼,敲开了尹鹤的房门。

当看到里面宽敞的套间结构,尹老六暂时忘了自己的使命,脱口而出,“这个房间这么大,多少钱一晚?”

“5000多吧,爸,我在隔壁也给你开一间,您先住着。”

听到五千块只能住一晚,尹老六肉疼+1,这在农村能买多少猪肉啊!

“你给我开个小点的就行,我一个人住那么大没用。”尹老六没有责备儿子的骄奢,只是想着从自己身上能省则省。

不过该念叨还是要念叨,“其实你现在这么有钱了,就应该在京城买个房子,总是住酒店没个家的样子啊!”

“买了啊,在装修呢,”尹鹤笑着坐下,“等会儿带你过去看看,还有你的车也在那边,办一下过户,随时可以开走。”

“买的什么房啊,是楼房还是别墅啊?你这么有钱,应该买别墅吧!”尹老六重新活跃起来。

“你喜欢楼房和别墅吗?那就再买个楼房再买套别墅吧,”尹鹤道,“我买的是四合院。”

“四合院也好啊!”尹老六道,“你二伯家就是四合院,别看院子小,五脏俱全,而且有地暖,光着脚都不会着凉!”

说到他二伯,尹老六又蔫了,“你女朋友今晚是不是住这了?”

尹鹤点点头,都已经是成年人了,没必要藏着掖着,“走前让她请您吃个饭吧,那姑娘挺好的。”

尹老六叹息一声,错已铸成,只能尽量补救了。

“儿子,我跟你说个事儿,希望你到时候能理智一些,别任性。”

老爹难得有这么郑重的时候,尹鹤正襟危坐,“爸,要不咱们先吃了早饭再说,我有点饿了,人一饿,就容易不理智。”

“怎么吃啊,出去吃?”

尹鹤:“打个电话就行。”

随后尹鹤让客房服务把早餐送过来。

一边吃着,尹鹤道,“爸,有什么事你可以说了,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,但是也别太刺激,我昨天睡得晚,神经敏感。”

一向好胃口的尹老六见到大酒店五花八门的早餐,此时竟也食不下咽,“大鹤,你二伯你知道吧。”

“你昨天不就是在他家吗,他出事了?”

“他没事,你二伯是你大爷爷的儿子,他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,你知道吧?”

“这个不太清楚,二爷过世的时候,二伯身边好像是带着一个儿子一个女婿。”

“他小女儿前些年得病没的,那孩子自己还是个医生呢,”老六叹息道,“不过你这个堂姐还有个女儿,你肯定也不知道。”

尹鹤摇摇头,剥了一个茶叶蛋。

“你这个堂姐长得漂亮,她老公也帅气,所以生出来的女儿更是出类拔萃,比电视上的明星也不差了,其实她也算明星了,她在电视台当主持人,”老六补充了一下,“电影频道。”

尹鹤吃蛋的动作戛然而止,鸡蛋堵在嗓子眼,他忙喝了杯豆浆顺了下去,但依然难受。

他似乎猜到了什么。

尹老六顿了顿,“那孩子叫孟繁舒!”

……

“什么,他是我舅!”

孟繁舒腾地从沙发上弹起来,面露惊色。

刚刚孟庆唐已经把她和尹鹤的关系说的一清二楚。

“只是一个远房堂舅,”孟庆唐宽慰女儿,省的她有负罪感,“你们才刚刚认识,以后不来往了就行。”

“爸,这件事你确定吗,别是什么乌龙啊,他哪里像我舅啊!”孟繁舒垂死挣扎道。

“那还能有错,除非他不是他爸亲生的,”孟庆唐道,“就在你外公书房,有一个他们老家的全家福,你估计也见过,第二排最年轻的男丁就是他,不信你去看啊!”

“那那那,”孟繁舒一时有些语塞,“那他也是我男朋友啊,我,我们……”

孟繁舒双拳握紧,很不甘心。

“你们没怎么样吧?”孟庆唐紧张道。

“没什么,就是一起看过电影,”孟繁舒脑子乱乱的,“爸,你先别烦我,让我冷静一下。”

她把自己关进卧室,拨通了聂倩的电话,“倩姐,我有个事想要咨询你一下……”

聂倩直接道,“你们算是五代以内旁系血亲,法律上可以结婚。”

“啊,你都知道了?!”孟繁舒一怔。

“刚才师哥已经跟我咨询过了,”聂倩道,“我再给你解释一下。

直系血亲是严禁结婚的,这个好理解,就不多说了,法律还规定,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禁止结婚。

举个例子,你和你舅还有你大姨家的那两个表哥就是三代旁系血亲,属于禁止范畴。

如果你们算第一代,往上两代是你妈和他们的父亲母亲,再往上三代是你外公,你外公也是他们的外公和爷爷,在这一代交汇了,拥有共同的祖父辈。

像你跟师哥这种情况,他的祖父和你的曾祖辈是亲兄弟,他的上四辈和你的上五辈重合,即他的曾祖是你的高祖。

按照规定,以代份数字大的为准,也就是以你为准,所以你们是五代旁系血亲,也就是俗称的没出五服。”

孟繁舒松了口气,“能结婚就行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!”

聂倩叹息道,“小舒,这件事怪我,是我没搞清楚就胡乱介绍你们认识……”

“倩姐,你干嘛这么说啊?”

聂倩有些为难:“师哥让我替他转达一下,以后他会爱护你,但不能爱你了。”

孟繁舒如遭雷劈,“不是可以结婚的吗!”

“法律是法律,但民间也有一套自己的规矩,你们没出五服,而且他比你高一辈,尤其是辈分问题,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得到宗族认可的。”

聂倩劝道,“你和他的关系是比较远,但他父亲和你外公是堂兄弟,你们的关系会让他们很尴尬的,所以不如趁现在陷得不深,及时了断。”

“这也是他的原话?”孟繁舒眼圈红红地问。

聂倩无奈“嗯”了一声,“我能听得出他很痛苦,但长痛不如短痛。”

孟繁舒挂了电话,立即换衣服准备出门。

“小舒,你干嘛去?”孟庆唐在后面追着问。

“去分手!”孟繁舒道,“让人转达分手,我不能接受!”

孟庆唐怕女儿吃过亏,“我陪你去!”

孟繁舒回头严肃道,“如果你跟着,就没我这个女儿了!”

吓退了父亲,孟繁舒这才斗志昂扬地去找尹鹤。

……

尹鹤接到了聂倩的反馈电话,不住点头,小孟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“小倩,你别自责,这件事谢谢你帮我转达。”

“那你们昨晚……”聂倩也有八卦之魂啊。

“没干嘛,就是斗地主了。”

挂了电话,尹鹤走到老爹面前,“爸,已经都说清楚了。”

“儿子,这件事我有责任,如果当初常带你去二伯家走动,估计也就不会有这档子事了。”尹老六遗憾道。

这时小鹭来了,蹦蹦跳跳非常开心,来了就问,“老尹同志,你看,报纸我都给你带来了!”

然而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就冲淡了小鹭的喜悦,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尹鹤道,“小鹭,你陪爸去四合院看看,我想一个人待会儿。”

“哥,你怎么了?”

“刚分手,别的甭问了。”

尹鹭立即噤声,尹老六拉起女儿就走,“咱们先出去,让你哥自己恢复恢复。”

两人离开一段时间后,孟繁舒来了,打扮的精致漂亮,刚刚哭过的眼睛也用化妆术遮住了。

“我没想到你是个懦夫!”孟繁舒一开口就是人身攻击。

尹鹤并不生气,温和笑道,“没大没小。”

“现在就开始摆长辈的架子了吗!”孟繁舒又上前一步。

尹鹤:“小舒……”

“怎么了小舅!”孟繁舒攻击性十足。

尹鹤又笑了,“挺好的,以后我叫你小舒,你叫我小舅,大家都不吃亏。”

孟繁舒终于被逗笑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个IT男,还怪幽默的。

但笑容之后就是忧伤,她拉着尹鹤的手,试图挽救这段关系,“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?”

尹鹤推掉她的手,“传统的力量很强大,而婚姻的幸福也需要每个家庭成员的认可,难道你非要跟你外公断绝关系吗,趁我们还陷得不深,现在收手是最恰当的。”

孟繁舒的眼圈又红了,尹鹤狠狠心,没有去抱她,不过他也需要喝杯水冷静一下。

“尹鹤!”孟繁舒吼道,“那你最后当我半天男朋友好不好,然后把我们昨天约定的那些事去做一遍!可以吗?”

将一杯冰水一饮而尽,尹鹤回头,“走着!”

~

郭天王和林梓这部电影是时装动作片,不适合情侣,更不是将要分手的情侣。

两人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,孟繁舒甚至在电影中途,拿手机自拍了一张她和尹鹤的合照。

这似乎是他们的第一次同框。

接下来是抓娃娃,尹鹤直接买了一万块的币,如果不够,再来一万,直到孟繁舒过足了瘾,直到车子被娃娃塞得满满的。

然后是吃西餐,足疗,还按了个摩,听了次相声,看了场话剧。

计划严重超支,孟繁舒恨不得把京城所有能玩的都跟尹鹤玩一遍,每到一处,她都要拍照打卡。

以前觉得将来相处的机会很多,所以一直没有拍照,现在她要一次性拍个够,好祭奠这段超短暂的恋情。

天已经很晚,最后两人不知不觉到了前门,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

孟繁舒主动道,“就这样吧,其实当初我也心思不正,我本以为自己能嫁入豪门,没想到我自己就是豪门,你承认我跟你是一个门吧?”

见孟繁舒这么释然,尹鹤欣慰道,“从今以后,你会有一个超级有钱,超级宠你的小舅,你的任何要求,我都会满足!”

“是因为愧疚吗?”

“是责任!”

~

尹鹤走了,孟繁舒独自走进即将打烊的泰丰楼,没看菜单,“老板,来一份九转大肠!不要米饭,纯大肠!”

……

现在都已经好晚了,小鹭已经回学校了,老爸也在新开的房间睡下了。

套间里也就聂倩和阿芙不放心,还在等着他。

“总算回来了!”阿芙从聂倩腿上爬起来,揉了揉眼,“怎么样了?”

尹鹤也靠在聂倩腿上,跟阿芙对称,“能怎样,失恋了呗。”

“你这人一向游戏人生,没那么容易入戏吧?”阿芙道。

“这次有一点,不深,但也不好受。”尹鹤拍了拍胸口。

聂倩提议:“我觉得,想要忘掉一段恋情,最好的办法是重新开始一段恋情,明天我就给你安排一下吧。”

尹鹤摇头,“没心情。”

阿芙有不同意见,“我觉得失恋的人,最好还是疯狂消费,只要买买买的爽,感情上的烦恼就会一扫而空!”

尹鹤似乎也兴趣乏乏,“自从卖了公司,从扎克伯克手上赚了一大笔,消费这件事对我已经没啥刺激了。”

要说有,也就买四合院的那次稍微有点刺激。

“那还不是因为你买的东西不够贵!”阿芙笑嘻嘻地拿出一个文件,“私人飞机要不要了解一下!”

尹鹤从聂倩腿上爬起来,“原来在这等着我呢!”

其实尹鹤现在对私人飞机的需求不高,毕竟刚回国,短期内不想四处闲逛。

不过长远来看,将来肯定要经常出国玩,就算是国内玩,有飞机也会方便一些。

而现在,真正需要私人飞机的是阿芙,他们在米国还有业务,阿芙难免两头跑。

而且做投资公司,有时候要满世界找项目,就算她不用,手下的经理也有需求。

翻开阿芙的文件,她已经给自己备选了四款飞机,都挺贵的。

第一款,湾流G550,19座,航程12501KM,速度904KM/H,是国内拥有数量最多的飞机款式,什么万达王,阿里马,摆渡李,史玉住,还有李家成等,都是这款飞机,售价3.2亿。

第二款,湾流G650,京东刘同款,基本情况跟G550差不多,不过作为G550的升级款,它拥有更大面积的高速机翼和较大的后掠角,高科技驾驶舱采用了最新的驾驶舱技术。当然,也要贵一些,4亿!

第三款,庞巴迪挑战者850,19座,航程5430KM,速度785KM/H,东北赵大叔同款,这款飞机如果要越洋飞行,中间还要加一次油,当然,要便宜不少,只要2亿。

第四款,环球快车XRS,也是庞巴迪旗下系列,国内用户比较少,19座,航程11677KM,速度:870KM/H,报价3.4亿。

ps:上面四款请选择!

(为了安全,不敢写深,谁问都是斗地主!明天有惊喜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