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谁该滚可不一定

更新时间:

“不不不。”胖子忙不迭摆手否定“唐哥……来的匆忙,荆条是真没有,家里只有鸡毛掸子。但……俗话说的好,心意最重要。我是打从心眼想要投奔唐哥啊。”

“起来吧。”

“不!唐哥若是不答应我,我就长跪不起。”胖子态度决绝。

唐宗翰点点头:“成吧,那你就跪着吧。”

说完,转身便走。

胖子反应更快!

“呲溜”从地上窜起:“我知道错了唐哥。唐哥放心,日后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。我听你的,我站起来了!!”

这是真不要脸啊!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段虎,唐哥可以叫我胖虎。”

“手机号多少?”

“呃……唐哥稍等。”从裤兜里摸出张纸片,胖虎恭恭敬敬递到唐宗翰跟前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唐宗翰诧异。

“我的个人生平,方便唐哥更好更深入了解我。”

唐宗翰扫了眼胖虎,打开纸条……好家伙,纸眉果然黑笔歪歪扭扭写着胖虎个人生平几个大字。

之后,性命,性别,年龄,爱好,家庭住址,联络方式一应俱全。

唐宗翰无奈苦笑:“你这准备的可够充分呐。行了,有需要我会联系你的。回去吧。至于说的老大……放心,他不会在找你麻烦了。”

说完,唐宗翰便是走了。

眼望着唐宗翰背影,胖虎搔搔脑,心道是:不会找我麻烦?哪那么容易哦。

回到家,沈淑蓉少不了盘问,唐宗翰随意找了些借口搪塞,对他去酒吧砸场之事只字未提。

翌日大早,沈淑蓉说:“儿子,妈早上就不给你做早饭了,你街上随便买点吧。妈去面馆看看能把我前段时间工钱要回了不。”

沈淑蓉清楚,经过昨日之事,再想回“好吃面馆”打工是不可能了。

她也没脸回去给人添麻烦,但工钱还要争取下,毕竟那是辛苦所得,也是家庭必不可少收入,更不消说家里还有一屁股债要还。

唐宗翰听后,提出陪同前往。

母子二人步行来到“好吃面馆”。

面馆外工人张灯结彩,两个大花篮左右摆放,门楣更是红绸写着:欢迎刘红山总经理莅临。

唐宗翰扶着母亲进入店内。

店长胡宝春西装革履正给店员们做早间训话。

“你们都给我听好了,今天集团地区经理刘洪山,刘总要来我们店里视察工作。你们全都给我打起精神。谁要是掉链子,捅娄子别怪我回头不客气!!”

“那个……店长。”沈淑蓉小声招呼句,声音怯懦。

胡宝春闻声转头,见是沈淑蓉,面色立马阴沉下来:“你来干什么?我昨天话说的不够清楚吗?你被开除了!!赶紧给我走人!!晦气!!”

“对不起对不起胡店长,我知道因为我的事儿给您还有店里惹了不少麻烦。我没想着要回店里工作。只是……前段时间工钱你看能不能给我结了?”沈淑蓉试探问道。

胡宝春登时暴走:“你还有脸来跟我要工钱?我还没跟你索赔昨天龙哥来店里闹事给店里带来损失呢!!我告诉你,你走运!今天地区负责人要来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。识相的,现在就给老子混蛋!!”

“胡店长,您大人有大量。那笔钱对我真的很重要。”沈淑蓉近乎哀求。

“草!!”胡宝春骂咧句,探手推向沈淑蓉:“听不懂人话是吗?老子叫你滚!!别给脸不要脸!”

唐宗翰上前一步,挡下了胡宝春推搡。

胡宝春暴怒之下推击力道很大。

可他只觉推在了墙壁。

之后,不信邪加力继续推搡,但唐宗翰站立原地,纹丝不动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胡宝春喝问。

唐宗翰冷笑:“一个店长,连客人来店铺想干什么都不知道,我看该滚的应该是你吧。”

“放屁!!”抬手又是一巴掌扇出,胡宝春仗着自己一身赘肉没把唐宗翰放在眼里。

奈何巴掌刚抬就给唐宗翰钳在半空。

“哎哟,撒手,撒手,你快撒手。”唐宗翰五指就似是钢钳,疼的胡宝春身子倾斜几乎是要跪倒在地。

关键时刻,沈淑蓉赶紧招呼句:“宗翰呐,快,快放了胡店长。快,快。”

要不是沈淑蓉在,胡宝春的胳膊今个儿妥妥废了。

重获自由胡宝春抱着手腕越想越气,他扬脸恶狠狠瞪着唐宗翰,沈淑蓉:“你们娘俩不滚是吧?待会刘总过来,他动手,你俩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沈淑蓉生怕生事儿,拉扯唐宗翰劝道:“儿子,咱走吧,这钱妈不要了。”

唐宗翰笑着拍拍沈淑蓉肩膀:“妈,该是你的钱为什么不要?放心,他说那个刘总来了要咱们吃不了兜着走……那咱们就在这儿等着。我今天倒要看看他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拉过张椅凳,唐宗翰示意母亲坐下。

沈淑蓉自是反抗,奈何唐宗翰态度坚决,她也只好作罢。

母亲落座后,唐宗翰也是坐下,甚至脚翘二郎腿,神情悠然自得。那给胡宝春气的……肥硕脸上青筋抽动。

这时,门外突然一阵引擎驻停声。

胡宝春扭脸看去,一辆奥德A6将将停在店门口。

见得从车上下来男人,他唇角浮起抹弧度,着目扫过唐宗翰,沈淑蓉,阴沉笑道:“刘总来了,我看你们母子俩今个儿怎么收场!!”

言罢,小跑着迎了出去。

沈淑蓉不无担心手捏唐宗翰胳臂,紧张劝道:“宗翰呐,听妈话,咱还是走吧。”

工钱固然重要,儿子安危更重要。

整整十五年,好不容易才和儿子团聚,沈淑蓉可不希望出啥岔子。

唐宗翰笑着拍拍母亲手背,平静道:“妈!你把心放宽。今天究竟谁该滚……哼~还说不一定呢。”

“哎哟,刘总这么大早就来了呀,刘总好!”胡宝春满脸堆笑迎上前去,那热情架势整一个古代狗奴才。

可刘洪山就跟没见着他这个人般,无视胡宝春探过手掌,径自朝面馆里行去。

环顾一圈,锁定凳上年轻人,紧接上前,恭敬征询:“您……就是唐宗翰先生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