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憋屈的叶熙

更新时间:

“休得胡言乱语”阁主不由训斥道。

“知道了”少女一脸委屈模样,师父还从来没这么严厉呢,都怪这木风。

随后叶战跟随陈长老领取了一些相应物品后,便离开了炼丹阁,此时他已经是实习丹师了,只需要后面通过炼制丹药,来提升品阶,眼前最紧要的便是后日的叶家大比了。

叶战回到自己的小院中,天色已黑了下来,叶战将叶方叶圆叫到身前,看着二人,沉默不语,刚才自己一路上仔细思索了一番,要想在京城立足,还是要有自己的班底,别人的终究是外力。

查看了两人的修为后,叶战拿出一些修炼必须之物送给二人,然后又安排叶圆去京城以外秘密购置一处宅院,同时收取一些年少孤儿,以做后用。

回到自己房中,叶战仔细回忆今日炼丹阁所吸收的知识,不断巩固,生怕有所遗漏,明日天亮便可去购买一些炼丹材料,自己练练手了。

第二日清晨,叶战在和叶方商议后,自己便出去溜达了,今日便先敲二长老一榔头,等到大比结束后在挖出背后凶手。

此时,二长老叶熙的小院中,温度仿佛比院外低了几分,整个院中充满一股肃杀之气,二长老的眼睛里充满一丝血丝,从昨日收到消息,到今日来,任凭自己打探,却毫无信息,不知问题出在哪里了。

“嗖”的一声,只见一个纸团飞入院中,打断了还在思索的叶熙,他拿起纸团,仔细端详起来,只见叶熙的手微微颤抖起来,浑身的杀气更加凝重了。

“一个时辰后,城外断天崖。”

字迹与昨日一样,只是那选的地方,断天涯,实在让二长老叶熙想不明白,怎么会选在此地,但想到小儿子叶辰雨手上的东西,二长老并未犹豫,便即刻出发向城外断天涯赶去。

断天涯是京城外一处高地,整个从京城方向望去,是一座无比高大的山谷,只是山谷背后,仿佛被人一刀劈开一样,形成了高达百丈的悬崖,悬崖下方便是湍急的大河,如若从悬崖跌下必死无疑。

叶战经过自己的计算,此时并不需要自己露出马脚,综合自己的实力,和塔灵一番商量后,选择了一个最稳妥的办法,同时也能让二长老叶熙摸不着头脑。

时间没过多久,心急如焚的二长老叶来到断天涯山顶,远远便见到自己的儿子了,只是此时躺倒在地,不知死活,旁边还坐着一个蒙着脸的黑衣青年,只能看见一双眼睛,看不出修为几何。

“停,在往前一步他必死无疑”沙哑的声音从叶战嘴中发出

二长老叶熙急忙停住脚步,充满杀气的双眼望向叶战,此时小儿子叶辰雨的头顶悬着一把神剑,一把由武魂形成的神剑,剑身透露着强大的气息,仿佛下一刻便能将叶辰雨脑袋刺透,这柄剑自己仿佛见过,只是一时想不起来。

二长老叶熙不敢轻举妄动,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叶辰雨的手上,戒指还在手上,这让叶熙暗自庆幸,等会拿回来东西,便将这青年碎尸万段,这少年还是太年轻了。

“不知我儿哪里得罪阁下,还请阁下明示?”

“这到没有,只是小爷最近手头有点紧,想弄两个钱花花”叶战满不在乎的回话

二长老叶熙愣了一下,想过各种答案,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,这绝对不是真的,咬了咬牙,

“不知阁下需要多少,老夫看看是否能凑齐”

“不用那么麻烦了,把你的灵戒打开,拿过来便是”叶战狮子大张口

“阁下不要欺人太盛”

说着二长老突然奋起一跃,想要快速将叶战击杀。

叶战早就想到了,强大的力量一手将地上的叶辰雨举起,同时神剑在叶辰雨的脖颈处留下一丝血迹,还在向里刺去。

“哇······该死···”二长老急忙稳住身形,再次落在一边,双眼死死的盯着叶战。

“三息时间,休怪我无情”叶战神识放出,仔细的盯着二长老的一举一动。

看着近在咫尺的儿子,二长老终是没了动静,整个山顶寂静无比,只是不时能听到一些虫鸣鸟叫,此时的叫声在二长老的耳中显得无比的凄惨。

一息···

两息···

“我给便是,你先将我儿还我”二长老终究是妥协了,眼前的青年绝对不好对付,还是先将叶辰雨弄过来,在与眼前的青年算账不晚。

“少废话,扔过来,”

“你”二长老气的肝疼,脸色及其难看,自己从未如今日这般难看,投鼠忌器,一身的本事硬是对眼前的人毫无办法。

只见一道光芒飞向叶战,叶战随手便将其握住,光芒一闪,戒指便消失不见。

“放了我的儿子”

二长老叶熙看到叶战将戒指收了起来,心如刀绞,这可是自己大半辈子的积蓄了,一会定将这小子百般折磨,山崖之上并无其他路线可逃。

“你说的是这个废物吗”

说罢,叶战一脚将叶辰雨踢了过去,顺带的一股暗力将叶辰雨的丹田踢破,先收点利息。

“你该死!”

二长老见状,如疯狗一般向叶战攻去,他要将这小子抓上。

只是叶战的动作比他还快,转身便运转步伐向不远处的悬崖一跃而起,

“多谢你的礼物,哈哈”

“死”二长老强大的攻击终究还是晚了一步,叶战消失在他的眼中。

二长老来到崖边向下望去,一丝雾气遮挡了他的视线,隐隐能听见底下湍流的河水声。

叶熙双拳紧握,浑身青筋炸起,此时的二长老仿佛一团**一般,随时都会被引爆,他想不明白,眼前的黑衣青年为什么要这么做,跃下悬崖,必死无疑。

叶战还在空中下坠,强大的神识不断感知四周,终究在快要落入水中之时,嗖的一声,叶战钻进了混沌塔,小塔在水中向外不断流走。

叶战并未急着出去,拿起二长老的戒指神识进入,二长老在戒指上最后一丝气息被叶战抹去。

“噗”一口鲜血从二长老嘴中喷出,冥冥之中,他也感觉到自己留在戒指上的气息被抹去,这么快将气息抹去,那便说明这黑衣人并未死去。

二长老狂暴的气息不断向四周攻去,他要将今日的憋屈发泄出来,这种感觉让他极其难受。来到儿子身边,生命并无大碍,小心翼翼的将叶辰雨的戒指拿出来,

神识向内探出,只见戒指内空空如也,只留下一张纸条。

“感谢你们父子的礼物”

“噗”

叶熙再次吐出一口鲜血

“欺人太甚,别让我找到你,我定要将你抽筋扒皮···”

山顶不断回荡着叶熙的嘶吼声,怒骂声,不一会叶熙提起儿子,整个人变得一语不发,向城内赶去,钱财终究是身外之物,还是先将儿子恢复过来再说。

叶战此时已换了套衣服,再次改变形体,光明正大的进入城中,再次向炼丹阁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