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艰难曲折

更新时间:

商助知道孙云常年在建木湖和毫京之间来往,不太熟悉南洲,他自己又不太愿意说,刚好南下途中听过李青吹过好几次牛,说对山海大陆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,于是踢了踢李青的小腿,让他好好在太子殿下面前表现一回。

李青咳了咳,清清喉咙,成功吸引到众人的注意后,得意地笑了:“蛮族其实分南蛮和北蛮,两蛮一样的彪悍善战,北蛮远在北洲的大草原生活,落地山脉和长城挡住了他们,令他们无法进入九州,而我们现在身处南洲,可能要面对的是南蛮,就暂且略过北蛮不说。”

轩辕国是九州实力最强大的国家,立国千年之久,当然不可能没有攻打过南洲,然而为何始终没有办法攻打下来,李青通过浏览史书,再结合自己多年的军旅生活,总结出了三个原因。

其一,九州之上的国家都是在近三百年先后掌握了冶炼铁器的技术,更锋利更具有韧性的铁制兵器开始取代青铜兵器,成为战场上的一大杀器,这才堪堪能抵御蛮族的锋利兵器,往前数百年乃一千多年,攻打蛮族与送死无疑;

其二,南洲和东洲之间隔着青江,两岸平均相隔七十多里,最宽处相隔一百多里,九州的造船工艺还没到可以安然渡过险恶的青江的地步,江里还有江豚、鱼人甚至鲛人在虎视眈眈,渡不了江,到不了南洲,攻打一词无从说起;

其三,南洲分东、中、西三块陆地,处处环境险恶。西大陆瘴气弥漫,非土著不能适应,中大陆处处是水乡,无法进行农活,养活不了太多的人,东大陆高山林立,怪石嶙峋,只有羽人族才会偏爱这些奇山险峰,一句说来,南洲不适合九州人族生活,打下来没有多大意义。

还有,李青最后补充了一点,这三个大陆都是与妖精森林相邻,别人不清楚妖精森林就算了,被那些从妖精森林里逃跑出来的妖精害惨了的九州人能够不清楚吗?

至于南洲为何没有反攻九州,李青认为理由很简单。

羽人国抱着他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,并在自己的国度自娱自乐,国度以外的事一概不理,你们外人随便玩,只要别来惹我就行,如若不是这些年南蛮太过蛮横,惹毛了他们,甚至都差点让世人忘了他们还是原来这般厉害。蛮族智商低下而懒惰,能烧杀抢掠救就不占领地方,他们又喜欢内斗,就别提侵占他国这事。西大陆的土著倒是想攻打九州,去他们向往的天堂生活,可惜那里小国寡民,又相互不和,无法拿捏成统一的战力,贸然攻打九州,只怕死得更惨。

李青的这席话令姬正茅塞顿开,频频点头,心想,自己以前一心只读圣贤书,两耳不闻窗外事,真如管中窥豹,盲人摸象,学识真是浅薄狭窄。

姬正当晚与汀烟一番鱼水之欢后,汀烟躺在他的胸膛说:“殿下应像今晚这样,多向几位大臣学习,这样继承王位后才可以有一番作为,让轩辕国千秋万代,一直延续下去。”

“吾亦有此想法,向孙云大司马学习领兵作战,向李青牧学习辨别时势,向商助太卜学习观天占卜,运筹帷幄。”姬正在汀烟裸露的后背画圈,她的肌肤嫩滑如豆腐,姬正很喜欢抚摸,“姐姐,姬正有一事不明白。”

“说吧。”

“自从奉国公将姐姐赐予姬正后,您便时时督促姬正要勤于学习,不要贪图女色,他朝登上王位后,以复兴轩辕国为己任。姐姐是不是得了奉国公之命?”

“殿下觉得呢?”汀烟笑着看向姬正,脸色红潮刚退未退,眼里眉毛,无不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妩媚。

姬正只觉得世间这一刻最为幸福,忍不住又亲了一口汀烟的小嘴,汀烟移开了姬正到处乱摸的手,道:“殿下你还没有回答我呢。”

“不是,我是觉得姐姐天上派下来的仙女,特意来拯救我的。”姬正顺着汀烟的嘴巴往下吻去。

汀烟嘤的一声叫了出来,这叫声销魂极了,姬正觉得体内的洪荒之力全部被唤醒,猛地将汀烟翻转过来,压在身上,一气贯入......

黑水国水军在前带领,玄水军的行军速度大大加快,第二天便到了黑水国与毛民国的边境。毛民国和桐柏国一向不睦,如果进入毛民国所管辖的江岸,那肯定又会引起一番恶战,无奈之下,孙云只得弃船登岸,在黑水国军队的护送下,往南陆深处进发。

临出发前,风浔告知孙云,他的军队如果全部开拨桐柏国,将会是个极大的负担,因为黑水国可以提供的军粮远远不够。无奈之下,孙云唯有从军中选了一百名最优秀的士兵作为侍卫保护太子,孙三川则留在楼船上,统率余下的水师。

这次在黑水国国境行走,却不如在九州那般轻易。

九州多平地,沿路南下都可驾驶马车,坐在马车上的姬正不觉得有多辛苦。而这里全是小山,虽然不高,但是山多且密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大路,只能绕着小路蜿蜿蜒蜒前行,这些都是平时的猎人走出来的路,又小又崎岖,非常难走。

风浔告诉姬正,他来的正是时候,如果在暑天时来西大陆,不说瘴气日毒什么的,光是蚊虫蛇鼠都可以让他们够呛。

越是深入,众人便发现越多妖族出没,幸好风浔请了巫师在前开路,驱走这些小妖,不然的话,众人早就轰然逃离。

姬正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巫师的厉害,这些脸上抹着奇怪颜色、穿着长袍的家伙,在前方杂耍跳舞,口中念念有词,就能将那些妖族击退。

汀烟不仅舞技了得,更是武技了得,多次救姬正于险境之中。这让李青、孙云等人大为惊叹,大大称赞起奉公为人好,赠送汀烟姑娘给太子真是太对了。

而商助则若有所思,细细思考起来。

“哈哈,太子殿下,这会儿总该相信世间有怪力乱神了吧。”李青看到姬正被一只树妖伸出的须根绊倒在地,一刀砍断了它的须根,溅出绿色的液汁,又恶心又难闻。

姬正冲李青尴尬笑了笑,想想以前的发言,觉得自己真如坐井观天的青蛙那么愚蠢。

“为何这里会有妖族?”姬正问风浔。

风浔笑着回答:“殿下不要以为妖族只在妖精森林生活,他们无处不在。只不过我们西大陆的子民多少都懂一些巫术,又有巫之联盟坐镇,这些妖族多数只敢在偏僻之处生活,不敢靠近乡村城镇。”

如此在路上艰难行走了五天,一行人才终于到达桐柏国的国境,风浔将军将他们交给派车马前来迎接的伏琻将军后,带着自己的军队离开。

进入黑水国国境后,商助便向伏据国王写信言明情况,伏据国王才派伏琻将军来迎。

伏琻将军是位不苟言笑的中年人,一路没有怎么说话,他和商助明显是旧识,两人见面时寒暄了一下。

桐柏国的国土又要比黑水国好上许多,虽有山丘,但不如黑水国那般密集,两山之间多为峡谷,峡谷之中又有小镇,这些小镇之间修了大路,姬正得以坐上马车在路上行走。

沿路不时看到有难民从各个地方涌入桐柏国,姬正心想,这些应该就是被蛮族压迫逃命的百姓,原来他们是要去桐柏国,看来桐柏国在西大陆百姓心中地位甚高。

走了大约有三个时辰,众人便看到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,桐柏国的百姓叫这条河为安河。这条发源自祖龙山、在桐柏国蜿蜒流过、最终流入建木湖的河流,养育了桐柏国百分之八十的百姓,桐柏国的京城盘古城也是坐落在这条河上。

伏琻将军率领众人改道沿安河北上,河两岸平地处,建满了密密麻麻的房子,街上行人接踵而至,河上排满了木船竹排。在离开九州几天后,众人终于又一次感受到了城市的热闹气氛。

“离盘古城还有二百多里,现在是未时,天黑之前,估计我们还可以走一百多里,看来要明天才能到了。”商助对姬正说。

姬正点点头,他看出窗外,不少孩童光着身体在江上游泳,有些顽皮的孩童爬上竹排,像个冬瓜般咚的一声跳下水。南洲的天气与九州截然不同,九州此时已经天寒地冻,人人穿上毛衣在家里烧炭取暖,这边还只是感觉刚入秋,黄昏凌晨时稍微有些凉意,其余时间炎热如夏天。

当天傍晚,伏琻将军领着众人在离盘古城五十里远的宣城住了下来。两国的士兵大部分留在了城外安营扎寨,只有少数的亲兵被允许进城。

走在路上,姬正便发觉了,这边的房子和九州的有很大区别,临街的墙体很高且没有窗户,青砖结构,前门低矮,屋檐很低,主楼较为高大,屋檐也比较高。

“这是当地的建筑特色,叫一颗印,殿下如果有兴趣,可找时间进去看看。”商助道。

“吾正有此想法。”姬正道。

城里的百姓看到这么一束发长袍,着装打扮奇特的异乡人走入来,亦觉得很好奇,纷纷驻足观看,有些小孩子还在最后面跟着跑。

伏琻让当地城主安排了一个行府供给姬正太子和他的大臣,安顿了之后,便又马不停蹄领他们去满月楼吃饭。

姬正已渐渐适应了这边大杂烩式的菜肴,正吃着鸡肉,突然想起了老师的教导:五味令人口爽,现如今自己竟吃得津津有味,真是罪过。

汀烟坐在姬正旁边,静静吃菜,突然打了个冷颤,看向远方的街道。

一高一矮两个少年慢慢踱步而来,他们赤着脚在路上走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。

“姐姐,怎么啦?”姬正问。他顺着汀烟看的方向看去,这两少年,年长的那个盘起长发,用麻布包扎住那个髻,料想不是西陆人,莫名对他们起了好感。

“殿下,没什么。”汀烟将目光收回来。

“来人,赐这俩少年饭菜。”姬正明白汀烟出自贫寒之地,最是看不得别人遭罪,命人将饭菜送给路上的两个少年。

看到汀烟和姬正如此奇怪的举动,另外那些人也将目光看向了这俩少年,看他两人长相普通,衣着寒酸,不明白姬正这么做的用意。

乞丐哪里都有,为何单独给这俩少年。

“殿下该不会看不出来他们是来碰瓷的吧?”李青小声嘀咕着。

“碰瓷?什么意思?”孙云不解。

“没事,我就是觉得殿下太好骗了。”李青把声音压得更低了,细若蚊叫。

孙云耸了耸肩,夹了块牛肉,塞入嘴里,吧唧吧唧,又吃了起来。

商助看着这俩少年,又看看汀烟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其余军官见没有什么好看的,便又低下头各吃各的。没有吃多久,便听到那边店小二竟然和那两个少年争吵了起来,争吵声很大,时不时传入众人的耳朵,不过由于离得有点远,听不清楚他们在争吵什么。

伏琻派了两名侍卫前去调解,未久便有一人回来报,争吵起因是这两个少年想要当面谢谢赠送饭菜给他们的贵人,店小二不让。刚开始双方的态度都很好,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吵起来了。

伏琻淡淡地回了句知道了,接着交待侍卫不要让这俩少年打扰姬正太子用餐。